查看: 2781|回复: 0

[社会] 你不知道的连城客家方言典故,东边吃谷,西边屙米...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12-28 19:28
  • 签到天数: 5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186

    主题

    372

    帖子

    1924

    积分

    金牌会员

    Rank: 6Rank: 6

    积分
    1924
    发表于 2018-10-4 17:15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连城的80后、90后应该都没听过!转起 转起 转起(重要的事情说3遍),现代年轻人真需要了解了解连城的风土民情、地方民俗(了解老祖宗留下的东西)!
    连城几个“四”?

    过去连城人谈笑时,喜欢用一个题目去问别人,“你知道连城有几个‘四’吗?”

    第一句几乎人人都知道,连城有四大城门,就是:东门、西门、南门、北门。但接下来的“四”就有点难了,其答案是:

    四门四座桥:东门是定安桥,西门马屎桥,南门文川桥,北门彭坊桥。

    四门四口井:东门虾公井,西门陶背井,南门黄屋井,北门沈屋井。

    四门四条巷:东门吴屋巷,西门童子巷,南门宋屋巷,北门杂股巷。

    四门四个垅:东门黄竹垅,西门黄九垅,南门南关垅,北门新庙垅。

    四门四个“十里”:东门十里枫树凹,西门十里野狐垅,南门十里坡头亭,北门十里茶亭。

    以上这些地名,大部分沿用至今,人们把它整理如此明了顺口,可见民间文学的“匠心独运”。

    东边吃谷,西边屙(ē)米。

    在冠豸山的东北有一座马头山,此山虽似一匹奔腾的骏马,但却缺了马头。马头山没有马头,民间则流传着一个神奇的故事。

    相传有一神仙奉命驱山去堵闽江口,因在连城喝醉了酒误了时辰,被玉帝贬下凡尘。它的坐骑受到连累,神马不服,愤怒异常,暴跳腾跃,不幸将身折断,马首和马身留在东边变为马头山,后身则飞出十里之外的水西岭,变成马尾石。这匹神马不知经过多少千年的修炼恢复了灵性,但对自己被贬凡间变为顽石心存不满,每到夏收季节,神马一到夜间就到吕屋村的田间吃谷,糟蹋村民庄稼。村民组织日夜看护,结果发现是马头山的怪马每到夜间下田吃谷。虽然村民恨之入骨,却又无可奈何,只好焚香拜求上苍降服怪马,保佑百姓安宁。再说水西岭的马尾石,这石有一个洞,原是神马的屁股。村民在这里修了一座水西庙,只有一个和尚守护香火。一天清晨,和尚忽然看到马尾石的洞中流出米来,用米筒一量恰好有一筒米,足够一日的米粮。从此,和尚就靠这流出来的米度日。所以民间流传着东边吃谷,西边屙米的神话故事。

    后来,因神马扰民为害,百姓怨气冲天,惊动天庭,玉帝决定为民除害,派了雷公雷母将马头炸掉,所以今天的马头山只有马身没有马头。马头炸掉后,怪马再也不会为害了,吕屋岗的百姓重享了五谷丰登的太平年。据说,马头石被雷公炸掉后,水西岭的马尾石的屁股流了三天血水,并且再也不流米了。

    有钱三百斤,无钱三斤狗。

    这句俗语据说出于湖峰。过去那里有一个人,在家族中排行第三,当他有钱有势时,族人都尊他为“三伯公”(与土话“三百斤”同音);后来他家衰落财枯势尽了,乡人就不再称他“三伯公”,而叫“三公仔”(与土话“三斤狗”同音)。

    “有钱三百斤,无钱三斤狗”。可真是一语道破人世间的冷暖炎凉。
    宋贱粜米炮

    “米炮”就是“米花”,虽然好吃,但不值钱。据说古时城关有个姓宋的穷人以卖米炮为生,他天天走街串巷叫卖米炮,虽然送货上门,但人家不一定买,有时甚至遭白眼,于是有人就把这个姓宋的人叫为“宋贱”。由于“宋”与“送”同音,后来,人们慢慢把那种吃力不讨好的行为贬称为“送贱”,嘲讽他是“宋贱粜米炮”。

    正月十五夜,火烧门前纸,大子做生意,细子捡猪屎。

    过年过到元宵节就算基本结束了,就要开始走新一年的谋生之路,不能再沉迷于过年的娱乐之中。在以农业为本的旧社会里,行业不多,一般只有从事小本经营和耕田为主,所以过了元宵节就叫大儿子去做生意,小儿子留在家里种田,为开春捡粪积肥,争取粮食丰收,这是勤劳谋生之道,也是连城人民勤劳精神的一种体现。

    初一子,初二郎,初三初四野婿郎。

    过春节我们连城都叫过年,过年就有拜年的习俗,互相祝福新的一年万事顺遂,事事如意。怎样安排拜年呢?连城人用以上几句话概括拜年的成规,就是年初一家里的子孙向长者拜年,年初二女婿外甥向岳父母外公外婆拜年。如果过了年初三初四,女婿才来拜年,岳父母就不高兴了,就被称野婿郎了。现在当然已经不必拘泥这些旧社会的礼节了,但过去沿袭下来女婿年初二要去给岳父母拜年的风俗仍然在沿用。

    人心高了高,有酒嫌矛(无)糟。

   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,连城西门外童子巷有一老汉,膝下无儿无女,老俩口用勤劳的双手蒸酒、磨豆腐、养猪过日子。老汉心地善良,村里的人或过路行人都乐意到他的豆腐酒店歇足。有的人买酒买豆腐钱带不够或一时无钱,他总是让来者买到货满意而归,欠钱什么时候还给他,他从不计较,所以老汉的好名声远近闻名。

    一天,有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到老汉的店里买酒喝,老汉很快打了一大碗酒双手送上,老者接过酒一饮而尽。老者对老汉说:今天我没有带钱在身,怎办?老汉答:不要紧,方便时给我就是。老者又说:我还想喝一碗,能再给我吗?老汉答:行!立即打了一大碗酒送给老者,老者毫不客气接过酒,又一饮而尽。饮后,他对老汉说:你这酒蒸得这样好,是那里担来的水蒸的?老汉答:就是我屋背的井水。老者叫老汉带他去看看井水,老汉将老者引至屋后井边,老者看了井水后,指着井对老汉说:你这井里都是好酒啊!说罢转身离去。老汉听后将信将疑,拿了桶把井水打起,一尝,果然成了香醇可口的好酒。从此,老汉就再也不要用米来蒸酒,只需在井里打酒来卖,日子也就一天比一天好了。

    一年后,老者忽然又来到老汉的豆腐酒店,老汉见了连忙将他迎进店里,老者问道:井里的酒好卖吗?老汉答:很好,人说比我以前蒸的酒还要好呢!老汉的老伴插嘴说:酒是好,可惜没有糟来养猪。老者听后叹气道:人心高了高,有酒嫌矛(无)糟。说罢拂袖而去。此后老汉的井永远也打不出酒来了,老俩口又只好用勤劳的手来蒸酒磨豆腐度过晚年。“人心高了高,有酒嫌矛(无)糟”则成了连城流传的故事。
    编辑:连城网 来源:客家风情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