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7918|回复: 0

我们看再多的武侠也成不了侠客,更戒不掉犬儒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3-1 20:33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1442

    主题

    1627

    帖子

    6145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6145
    发表于 2018-11-1 17:00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文:鹿小哥 图:网络 来源:SL新赛鹿视觉 言之有李lee




    1

    金大侠仙逝了。

    94岁高龄,说突然也好,说惋惜也罢,铁定比不过50岁就早逝的李咏。

    但似乎大家对金庸去世的喟叹感伤有过之而无不及,原因大概是,作为一个高质高产作家,他的作品留在人们精神上的刻痕,其深度和宽度,远远超过一个主持人的娱乐节目。

    所谓的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,已经不只是对他作品的概括,也是众多读者神往的快意江湖和理想梦境。

    说金庸是一个跨时代的人物一点也不过分。

    在大陆,70后、80后甚至60后,都曾大面积沦陷于他的武侠世界;而在港台,则恐怕40后、50后里面,也不乏他的拥趸(金庸50年代就已开始武侠创作),更别说70后、80后。

    泱泱大国,几代人的童年和青少年,都离不开一个武侠梦。这虽然不是金大侠一人之力,但他却是其中最具生命力和影响力的领军人物。所以,虽然90后、00后因为网游和网络小说的兴起,使得迷恋金大侠所创造的武侠世界的人有所减少,但一个叫“六神磊磊读金庸”的公号,依然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创造了自媒体的神话。

    而在那些原本与浪漫无缘的行当,也涌现了许多像商业奇才马云、科学怪人方舟子这样的金庸铁粉,前者将阿里巴巴从办公室到员工花名都烙上了武侠风,后者倡议热被窝文学奖应该颁给金庸。他们心中的武侠梦可谓一生挥之不去。

    这是金大侠不朽的魅力所在。

    2

    在缅怀金大侠的同时,鹿小哥今天还想理性探讨一下武侠热何以长盛不衰这一文化现象。

    大家在谈到金庸的武侠世界时,最常说的就是快意江湖、家国情怀。

    家国情怀暂且不提。所谓快意江湖,少不了武功盖世仗剑天涯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、红袖添香惺惺相惜,等等这些英雄豪情与儿女私情。这本是旧武侠的路数,但金庸、古龙、梁羽生等港派武侠小说的大师们,创造性地打破了正派人物不苟言笑的窠臼,为人物注入了个性、癖好,以及无伤大雅的缺点,使得武侠主人公们不再高不可攀,比旧小说更加接地气,也更能迎合普通人心态——原来跟我一样有凡心俗念、才智平平的人也能成为大侠,也能仗剑天涯除暴安良,同时长住温柔乡抱得美人归。因此,新派武侠小说获得了更强的代入感。

    这种代入感,令亿万读者欲罢不能。

    鹿小哥儿时上学,恰逢港剧《射雕英雄传》风行全国。那时全班同学课本上,花花绿绿贴的全是靖哥哥、蓉儿的各色贴纸。金庸小说也成为校园最流行读物,鹿小哥更没少干过上课时把小说藏在抽屉里偷偷阅读的坏事。

    武侠风还导致我们学校差点出了人命。

    一位武侠迷同学,因看小说而爱上习武。脑回路骨骼清奇的他,不知从哪个亲爹哪个大师那得到了一本少林轻功秘笈,于是日日苦练,终于神功在手天下我有。在某天早自习时,与同学打完赌,便纵身从二楼教室走廊一跃而下,果然身手了得,硬是没有摔死,只是躺在地上动弹不得,后来被老师抱去了医务室。再后来,就被学校开除了——学校也怕摊上人命官司。

    因为爱看武侠小说,鹿小哥还认识了一位书摊大叔。高度近视,宽边眼镜。没人来租书,他就一个人捧着本武侠读得昏天黑地,脑袋几乎趴在了书上,但生意好坏似乎完全不放在心头。这是我所知道的第一个把爱好跟事业完美结合的例子。

    但不知为什么,上高中后突然意识到,沉迷于武侠幻境并不是一件特别快意和值得夸耀的事情,从此对武侠小说不再感冒(也许是吃太猛腻着了)。有时路过书摊,再看到这位武侠迷摊主,突然觉得他挺可悲的。人到中年,还沉溺于虚幻的武侠世界,整个人生只知有武侠不知有其他。眼睛都快读瞎了,依然故我不思改变。

    3

    成年后读到王朔评论金庸小说,觉得完全说到了我的心坎上。

    那些故事和人物今天我也想不起来了,只留下一个印象,情节重复,行文啰嗦,永远是见面就打架,一句话能说清楚的偏不说清楚,而且谁也干不掉谁,一到要出人命的时候,就从天下掉下来一个挡横儿的,全部人物都有一些胡乱的深仇大恨,整个故事情节就靠这个推动着。这有什么新鲜的?中国那些旧小说,不论是演义还是色情,都是这个路数,说到底就是个因果报应。

    还有这段评论:

    这老金也是一根筋,按图索骥,开场人物是什么脾气,以后永远都那样,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,正的邪的最后一齐皈依佛门,认识上有一提高,这是人物吗?这是画片。

    现在来看,王朔的一家之言,当然有失偏颇。金庸小说虽然谈不上多么高的文学价值和思想价值,但在新旧武侠小说中却是独树一帜,不拘一格的。

    而且金庸小说还有对现实中所受困顿和委屈的心理疗愈功效,让你在快意江湖的虚幻世界里想象一番,发泄一番,从而按摩精神抒解压力。知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武侠和远方。

    所以我也不赞同王朔将金庸小说与四大天王、成龙电影、琼瑶电视剧并列为四大俗。金庸小说毕竟更多地融入了传统文化和历史背景,比如诗词、典故、中医、武术,以及历朝历代的纷纭战乱、纷繁人物。因此,在这四者当中,金庸小说至少是棋高一着,格局上也更为恢宏大气。

    这也是金庸武侠小说能够拥有一大批像马云、六神磊磊、方舟子这样的终身粉丝,而不至于如琼瑶言情小说一样,被牢牢钉在低幼的刻度上,拥戴者一直没超出中学年龄的原因之一。

    4

    但不能不说,喜好武侠是一回事,偶尔换脑也有益无害,如若深度沉迷于虚幻的武侠世界,就真的乏善可陈了。它就像传说中的大力丸,少吃可以滋阴壮阳,过量就有可能肾虚脱阳。

    这种沉溺,不仅会在你面对现实时,带给你更大的空虚感和无力感,还会令你不经意滋生出一些不切实际的消极思想:我也是天选之人自带光环,说不定哪天就能通过一次江湖奇遇秒变高手,或者一次吃错药、好运气什么的而逢凶化吉,甚至幻想有某个侠客义士来拯救自己脱离早已厌倦的生活。尤其对于未成年人来说,这种意淫式心理更加有害和难以克服。

    至于幻想像韦小宝一样凭着小聪明和好运道而娶上七个老婆,那就更是无添加的意淫了。难怪有人说,武侠是中国男人改装过的皇帝梦。

    武侠小说的另一个命门在于,通过神乎其神的夸张描写,无限放大了中国功夫,助长了民间对于各门各派武功的迷信。这事在格斗家徐晓冬一系列针对传统武术门派的踢馆事件,令中国武术被驱魅之后,显得尤为明显。

    沉溺于武侠的想象,除了消解现实行动力,也与现代精神格格不入。

    包括金庸在内,武侠中的家国情怀,不过侠肝义胆、忠君报国、替天行道之类。说到底,是因为社会无规则无章法,正义无处伸张,又不懂得改良制度的道理,只好靠一双拳头打天下,通过暴力进行私力救济。无非是以侠客自认为正义的人治,取代了官府不正义的人治。这里面实在谈不上多高明的思想,不过是期盼明君的另一种翻版。
    而武侠之所以在中国长盛不衰,除了情节跌宕引人入胜,大概也与法治精神与公民意识的匮乏有关。

    所以金庸自己并不因为粉丝的狂热而自我膨胀,他曾经很清醒地说:“写这种小说,自己当作一种娱乐,自娱之余,复以娱人。”

    最讽刺的是,武侠小说崇尚不畏强暴挺身而出,但中国人从来没有因为看了足够多的武侠小说而变得更为勇敢,更有血性和担当,反而比西方人有更多的自私、算计和苟且。

    所以你看,如果没有更加宽广的阅读视野和更加深厚的思想训练,看再多的武侠,我们既成不了侠客,也戒不掉犬儒。
    期待侠义精神融入现代意识。并谨此缅怀金大侠。




    |文:鹿小哥
    |图:网络
    来源:SL新赛鹿视觉 言之有李lee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